????苏柒暗暗点头:慕鸿这孩子,倒是有志气!

????“我自觉说得没错,熟料父皇勃然大怒,当场便掀了桌案,指着我怒喝质问:是不是觉得,他这个皇帝当得很失败?

????德妃便在一旁帮腔,说如今天下太平、国富民强,哪里来得内忧外患?说我小小年纪便觊觎军权,简直野心昭昭,令人发指。

????最后,父皇愤然而去,德妃倒是欣喜畅快,连罚我都忘了。”

????慕鸿说罢,故作无谓地耸耸肩,眼眸中却是掩不住的酸楚:“无所谓,反正他也从不在意我这个儿子,与其被他骂,还不如不见他。”

????苏柒怜爱地摸了摸慕鸿的头,叹道:“你没错,是他自己疑心病太重而已。”如今的皇帝慕云泽,根本就是个半癫狂的疯子,可惜无人能治得了他,“你若当了皇帝,定然比你爹强得多。”

????慕鸿竟被她的话吓了一跳,随即摇头苦笑道:“我可不敢想,我如今能少挨一次罚、少挨一顿打都要谢天谢地。”说至挨打,他又从怀里摸出个药瓶,“这还是你上次给我的伤药,我没用完。我也不知道女人掉了孩子算不算伤,就又给你带回来了。”

????苏柒眼前一亮:“我是用不上,但眼下有个人正急需。”

????说罢,便捧了药急急回屋去,慕鸿好奇便也跟了去,一眼看到正躺在床上的女子,惊到:“这不是春月吗?”

????“你认得她?”

????慕鸿两步上前去,一脸痛惜地望着满身是伤、昏迷不醒的春月:“她本是慕恩阁的宫女,在姑姑身边侍奉多年,忠心耿耿。以往姑姑偷偷给我送吃喝送书,都是借春月之手。

????几个月前,燕北军高丽抗倭,胜负未定之时,父皇便谋划着与倭国议和,还要将姑姑送去倭国和亲。

????姑姑听闻此噩耗,自是惶恐不已,万般无奈之下,跑到父皇的御书房外,跪求父皇收回成命。可父皇不依,说姑姑身为大燕国的嫡公主,理应为大燕国出力分忧,还说姑姑贸然闯入乾清宫,藐视宫中规矩法礼,再不回去思过便要宫规伺候。

????姑姑那时完全吓傻了,只顾一味啼哭跪求,惹恼了父皇,抄起手边的镇纸就要往姑姑身上打。就是此时,侍女春月不管不顾地扑上来,替姑姑重重挨了一记,翌日便被抓出慕恩阁,发配掖幽庭。

????春月无辜受累,姑姑自然心痛焦急不已,但她那时自身难保,遍寻法子也无力将春月救回来。”慕鸿望着遍身伤痕的春月,咬牙愤恨道:“掖幽庭是人间地狱么?这才多久,就将好好的一个人折磨成这幅模样!”

????“今日若非她逃出来,只怕命都要没了!”苏柒小心地替她伤口处敷上伤药,想了想又对慕鸿嘱咐,“你能否去给公主捎个话,说春月如今怀着身孕,胎相不稳,让她想法子弄些安胎的药来,否则春月和孩子的命,只怕都保不住!”

????慕鸿正色点头:“好!我这就去!”说罢便如同猫儿般悄无声息地出了门。

????苏柒送慕鸿离去,便折回床榻前,继续替春月清洗上药。春月依旧烧得厉害,苏柒只好将帕子浸了冷水,替她敷着额头。

????女鬼们闲来无事,便依旧凑在她身边看着她忙碌。方才生闷气的萧才人不知何时又飘回来,对苏柒冷嘲道:“你如今都被打入冷宫了,自顾且不暇,还有闲暇发善心?可别好心没好报哦!”

????这女鬼,最是刁钻聒噪……苏柒白她一眼,继续替春月换额上的帕子。

????萧才人不依不饶,飘到她面前:“这罪婢可是从掖幽庭逃出来的!你可知道掖幽庭是什么地方?她若被你救活了,你便是藏匿罪婢之罪;她若死在了你这里,你就更说不清了!”

????“掖幽庭不就是发落犯妇罪婢的地方?”苏柒不以为意道,“再惨无人道,里面也都是活人。我夜夜地与你们这一群女鬼为伍都不怕,一群活人有什么忌惮的?”

????“傻女人,有的活人可比鬼可怕多了!”萧才人煞有介事道,“你可知,如今在掖幽庭掌事的纪公公,人称‘罗刹鬼’,那是整个后宫都谈之色变的狠角色。不少宫女下人犯了事,宁愿死都不往掖幽庭去!”

????她提到罗刹鬼纪公公,众女鬼立时讨论起来,纷纷说自己生前也听说过这个人,还有两个见过本尊的,说这纪公公麻杆子身材,瘦得一身皮包骨,两个黑洞洞的眼窝子,看人总阴惨惨的,被他盯一眼就让人浑身发毛,真真比鬼还可怕。

????便有个女鬼怯生生道,自己就是死在掖幽庭里,曾亲见纪公公的霸道惨绝。他在掖幽庭里就是天王老子般的存在,无论是手下还是犯妇罪婢,对他稍有违抗就是死路一条。他还有些无法言说的古怪癖好,以折磨女子为乐趣,在他手里被折磨致死的罪婢不知何其多……

????众女鬼讨论半宿,最后一致得出结论:苏柒敢救这个掖幽庭的逃婢,定然没什么好下场!

????仿佛是女鬼的话特别灵验,翌日清晨,苏柒便“有幸”见到了传说中的罗刹鬼纪公公。

????负责守乾西殿的老太监,本是个偷奸耍滑又懒散的家伙,此时却如同换了个人似的,开了大门点头哈腰地迎接:“纪公公请!”

????麻杆子似的纪公公跨进门来,眼皮都不抬一下,只冷冷问道:“听说如今住在乾西殿的,是个失宠的才人?”

????“是,是!”老太监惶恐答道。

????“如今是死是活?”

????“想来……理应……还活着罢。”老太监心中愈发没底:他终日里不是喝酒就是打牌,已许久没进内院看过一眼。不过话说回来,进了乾西殿的妃嫔,死活还有谁关心呢。

????老太监不明白,这位罗刹鬼纪公公为何突然关心起那个废才人的死活,但揣度他话中的意思,忙陪笑道:“便是活着,估计也活不几日了。”

????“玩忽职守的东西!”纪公公冷声道,“实话告诉你,昨夜掖幽庭的一个罪婢,趁看守不备逃了出来,十有八九便是逃进了你乾西殿!今日杂家特来拿她回去!”说着,向身后两个小太监吩咐,“还愣着干什么?给我搜!”

????尖嗓门和公鸭嗓两个,从甫踏进乾西殿的门就脚软腿打颤,但听纪公公吩咐又不敢违抗,只得硬着头皮,上刑场似的一步步往里走。

????屋内的苏柒守了春月半宿,此时刚伏在床边打了个小盹,便被鬼藤用枝蔓挠耳朵弄醒:“快醒醒!有人来了!看那麻杆子身材吊死鬼的脸,十有八九就是罗刹鬼纪公公!”

????苏柒迷迷糊糊听得心中一惊:罗刹鬼亲临,自然是为找春月而来。

????她着急地在屋内来回踱了两圈,也没发现可以藏匿春月的地方,鬼藤绕在床梁上荡啊荡,看着苏柒干着急,热情问道:“可要我帮忙?”

????“你能把那罗刹鬼干掉么?”

????“开什么玩笑。”鬼藤嗔道,“但我可以帮你继续装神弄鬼把他吓跑啊!”

????“他自己就是恶鬼,可不是好吓的。”苏柒想着,与其坐以待毙,还不如主动现身去会会这个罗刹鬼,说不定还能见招拆招,替春月挣得一线生机。

????想至此,她心一横,开门走了出去,立在门前提声质问道:“大清早的,何人喧哗?!”

????两个小太监正被纪公公骂着“仔细我扒了你们的皮”,硬着头皮往里走,骤然听到个似曾相识的声音,抬头见昨夜的白衣女鬼赫然在眼前,立时吓得大喊“鬼!鬼呀!”顾不得纪公公的吩咐,转身撒腿就跑。

????纪公公气不打一处来,喝骂道:“大白天哪来的鬼?!杂家回去就把你们俩变成鬼!”却赫然看到立在眼前的女子:一身带血的白衣,凌乱飘扬的发丝,以及那张无血色的脸上,一双似曾相识的大大眼睛……

????一瞬间,那被深藏心底多年的记忆,如同毒刺般冒了出来,记忆中也是这样一双眼睛,美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,偏偏噙着仇恨的血泪、饱含绝望地看着他,对他说: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
????做鬼……鬼……纪公公顿时呼吸急促起来,颤抖着伸出一只枯骨似的手指,“你是……你是戚……”

????他口中骤然吐出的一个“戚”字,让苏柒亦有些惊讶,冷声问道:“你认得我?!”

????她这句话在纪公公听来,俨然是另一种意思:那女子说,做鬼也不会放过他……如今,是真的化身厉鬼来寻仇了?!

????这可怕的想法,让纪公公浑身都僵硬了,望着缓缓向他靠近的“女鬼”,情不自禁地后退两步,失声叫道:“不是我!当年不是我……”

????话一出口,又旋即意识到身畔还有旁人在,又仿佛被掐住脖子似的住了口,跌跌撞撞地逃出乾西殿大门去。

????徒留苏柒独自在风中凌乱:传说中的罗刹鬼,就这么被本姑娘……吓跑了?!

????她下意识地伸手摸摸自己的脸,又向正坐在他肩上的鬼藤问道:“我现在的样子,当真很吓人?”

????鬼藤中肯评价:“跟女鬼也就差一口气了。”

????苏柒心中划过一抹淡淡的哀伤,但好歹吓退了罗刹鬼,保住了春月,也算意外收获……

????苏柒打个哈欠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:“我得回屋去眯一会儿,至于你,”她伸手将鬼藤从肩膀上扯下来,放在院子里一棵枯死了的柳树上,“负责看门站哨,但凡有人来,就麻利儿的给我通风报信。”

????“嘿你!”鬼藤忿忿然,“老妖不发威,你还真把我当株草儿了?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3970/31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