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本以为他中午就会回来,没想到快12点的时候才打电话来说今天下午要开会,不回去了,看来没有闻人和高梧修,他真是要忙坏了。

????桑归雨电话里面不说,可是心里已经决定,待会要给他送午饭去。

????为了给他一个惊喜,桑归雨瞒着管家和烧饭的阿姨,只跟老妈说了这事,等管家没注意她的时候,偷偷溜了出去。

????桑母见她只穿了羽绒服,担心她头吹风着凉,给她找了帽子戴起来,又嘱咐她不能在室外站太久才放人。

????她打了车直奔起航集团,催促司机快一点,这样他还能吃到热饭菜。

????桑母一开始满口答应她要保密,总归担心她安全,等她出门了一刻钟的样子就给裴沐航打电话,裴沐航知道她偷溜出来的事,既开心又无奈,只能吩咐秘书,等她到了要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????除了少数几个见过桑归雨的人,起航的员工们都非常好奇总裁夫人长什么样,到底要如何惊为天人才能俘获他们的大总裁。

????结婚发喜糖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天了,关于他结婚的热议却越演越烈,大家都非常关注,不消片刻,整个起航的人都知道,夫人要来了。

????工作时间,原本清冷的大厅一下子不知从哪里涌现了许多人,连前台都变成了四个,各个区域里或三五成群在讨论着什么,或来回走动行色匆匆,或翘首期盼焦急等待,看似都非常忙碌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到底在忙着什么。

????桑归雨从出租车下来,一转身才发现保温盒落在了车上,赶忙回头,车子已经开了出去。

????不是吧,这么傻?

????两手空空还送什么午餐,桑归雨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回去了,得亏她出来的时候瞒着裴沐航,要不然多丢人。

????桑归雨安慰自己,突然看到前头的车停了下来,难道司机发现了?小跑步走过去,幸好路口红灯,要不然回去就要被老妈无情嘲笑了。

????拿回了东西,桑归雨心情又好了起来,这会儿才感觉到一只脚特别冷,低头一看,原来刚才跑的时候踩了水洼,湿了鞋。

????抱着保温盒站在路口的桑归雨怀疑,今天是不是不适合出门。

????她穿着宽大的羽绒服,线帽围巾包着,差不多只露出一双眼睛,走进起航集团的时候根本没人注意到她。

????众人搜寻的应该是一个穿得光鲜亮丽,气质上乘,美丽动人的女人,哪里会联想到就算再美,裹着衣物谁看得出谁是谁。

????桑归雨没有直接上去,而是到了旁边的休息区,她的鞋又脏又湿,被他看到肯定会担心,在她拿出纸巾之前下意识地观察了四周。

????这里的人都好奇怪,刚刚那几个人在她进大门的时候把她打量一番,随后又摇摇头,打量下一个进来的女人。

????不只是门口的那几个人,连前台,厅里的保安,还有来回走动的这些人,都在观望着,等待着。

????难道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人会过来?所以裴沐航才不能回去吃饭?

????桑归雨边想边拿着纸巾擦拭鞋子,里面湿了,冻得脚冰凉,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把鞋脱了,垫几张纸在下面。

????收拾好后,手上有点黏腻,她把东西寄放在前台,抬头看了看指示牌,朝洗手间走去。

????从丈母娘通知到现在已经过了半小时,还是没听到人来的消息,裴沐航无心工作走出办公室,自己下去找人。

????叶敏齐和陈挚蒙正要过来看桑归雨,却见他匆忙进了电梯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有志一同地朝另一部电梯走去。

????电梯门打开,看见莫名其妙多出许多人的大厅,裴沐航浓眉细不可察地皱起。

????厅里的人注意力都在门口,一时间没人察觉他的出现,只有离他最近的一个男员工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他的脚,歉意地回头,看到他的脸,才惊觉总裁来了!

????不过他已经顾不上通知大家,急忙道歉,然后一溜烟跑掉了。

????叶敏齐和陈挚蒙就在他后面出来,看见裴沐航被踩,黑着脸一声不吭,闷声偷笑。

????又等了三五分钟,裴沐航拿出手机给桑归雨打电话,却被挂了。

????此时桑归雨正坐在洗手间里专心致志地听八卦,发现手机响,立马切断,还好她反应及时,没有被发现。

????“连婚礼都没办,人也没露面,这么着急,八成是奉子成婚了。”

????“可能真的长得惊为天人,怪不得裴总把持不住。”

????“呵呵,关了灯还不都一样,我可听说了那个女人长得又胖又丑,家里又穷,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,你说追裴总的人那么多,就说许氏的那位吧,各方面条件也不差,偏偏看上这么个人。”

????“照你这么说就是被逼着负责任喽……”

????“可不是嘛,迟早得离。”

????“我也这样觉得,你们知道吗,裴总看着专情,其实很会玩的,最近每天下午都不在公司,陈总说他不务正业,脑子里只有女人。”

????“这么夸张?才结婚就出轨了?”

????“想想也可以理解啦,整天对着家里的丑婆娘,谁心里也不平衡,他又有钱,出去找乐子也正常。”

????丑婆娘?桑归雨赶忙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照来照去。

????自从知道有小老鼠后她就再没化过妆,连洗面奶几乎都不用,整天除了吃就是睡,穿得也随意,刚才出门着急,都忘记收拾打扮一下。

????这会儿看自己的脸,真是哪儿哪儿都不顺眼,头发散乱,眉型没修,眼袋有点浮肿,嘴唇干巴巴的,气色都有些惨白。

????为什么她也觉得就是个丑婆娘啊!

????桑归雨把手机丢回包包,啊地一声,两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,越想越觉得今天就不应该出门,她开始抓狂了。

????听到叫声,外面的人敲了敲隔板。“里面的人没事吧?”

????“没事没事。”桑归雨急忙回应,打开门。

????敲门的是打扫的保洁人员,桑归雨一出来就看见琉璃水台边站着三个衣着正式的女人,应该就是刚刚八卦的那几个人吧。

????她有点心虚,朝着她们尴尬地笑了笑,洗好手打算快步离开,正好一个女人冲了进来,拦住她的去路。

????“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,许氏那个又来了,正在门口呢。”

????“走走走,看热闹去。”

????桑归雨被挤到一边,就这样看着她们急匆匆出去,另一侧的保洁阿姨好像已经习惯了这场面,摇摇头继续拖地。

????许氏那个?难不成是许美人?

????已经很久没听到她的事,桑归雨都快要忘记有这么一号人物了。

????出来后她就发现这里的气氛变得很诡异,大厅中央站了三五个人,背对着她看不清面貌,刚刚还对着门口翘首期盼的众人都远离大厅中央,躲在各个不显眼的角落观察着他们。

????这起航的人是不是太闲了?

????桑归雨在心中为裴沐航打抱不平,带着一群不思进取的员工,不累才怪!

????在洗手间里拖了太久,不知道饭菜是不是冷了,她没有看热闹的兴致,从前台那里拿走自己的东西,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。

????她不想引起注意,打算找个人少的路走,视线四周扫视过后,突然对上了一双阴鸷的眸子。

????那眼神太过狠辣,像猝了毒一样,好似一眼便能够置人于死地,桑归雨心惊,忍不住后退,再后退。

????都说为母则刚,她反倒觉得自从知道怀孕后,她反而变得越发胆小。

????说她惜命也好,怕死也罢,她只希望能够平平安安。

????自从得罪了裴沐航,许氏各项目的运营不是被撤资就是被迫暂停,那些合作厂商也没办法,没人想要得罪起航集团,更何况连紫润集团也宣布终止和许氏的一切合作,他们生怕慢了一步会被裴沐航记上一笔,受到牵连。

????接连受到重创,以目前的状况看,除非裴沐航点头松口,那许氏就完了。

????许美人站在裴沐航面前,精致的妆容有些花了,红艳的嘴唇一动一动,却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????隔三差五登门找他,求也求过,骂也骂过,什么办法都用尽也没有新的突破口,现在又是一次争执不下。

????她想摔东西,想打人,想挣破这难以挽回颓势的局面,即便知道一切都会徒劳无功,也要出一出满身的怨气。

????可是眼前的人,她根本打不过,倘若动手,那就真的无法挽回了。

????她可以不要这个男人,可以不要合作,但是如果没有许氏,她将一无所有,甚至极可能背负巨额债务。

????自小享受惯了,根本不敢想象往后余生将会怎么一副模样。

????可怕的预想让许美人难以接受,两手紧握成拳,修长的指甲嵌进肉里都不自觉,戴了美瞳的眼睛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,警惕地胡乱搜寻着四周。

????没有人可以帮她。

????所有人都在嘲笑她。

????而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看似面如冠玉,风骨清隽,实则杀伐果断,心狠手辣。

????当初是怎么生出幼稚可笑的想法,认为此人可以轻易征服并为她所用。

????嗤的一声,许美人自嘲一笑,忽然看到裴沐航身后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????难道是她?许美人睁着大眼仔细确认。

????呵呵,既然他不放手,她也不会让他好过。

????做了决定,过大的眼睛突然变得猩红而凸出,除了狰狞,还有穷途末路的狠决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4699/267/